种蘑菇的阿苍仔

【史家】今天谁黑了我

本命诅咒何时了:

*亲情欢乐向的小段子。私设史家人就住在云州,每天都在开开心心的过日子。不带菁菁玩。






1、


在遥远的云州,有一处山庄,庄内住着一户史姓人家。


庄主叫史艳文,夫人叫刘萱姑,他们有一个年仅四岁的长子,名叫史精忠,还有两个尚在襁褓中只会哇哇大哭和舔手指傻笑的小儿子。


这天刚好是元宵节,正是云州年节最热闹的时候。山庄内外挂满各式灯笼,连进庄的那条路边也支起杆绳悬挂灯笼红纸。路的那端是云州最繁华的城镇街市,两天前就已经开始筹备元宵庆典的各式活动,热闹非凡。


史精忠小朋友从早上爬起来开始就闹着要去街市玩,史艳文磨不过小朋友的热情,吃过晚饭安顿好两个小儿子后,三人便手牵手地沿着大道一路慢行。


不过才刚入夜,路旁的灯笼却已经接连亮起,不时有点灯的人经过,借着灯笼温柔的光向这一家人打着招呼。


“史先生也出来游玩夜市吗?”


史艳文笑着点头,“是啊,精忠说想要看花灯,便带他来瞧瞧。”


那人一低头,正看到史精忠也在努力仰着脖子瞧他,便蹲下身来,伸出手在他面上使劲揉了一把,“小精忠想要什么花灯?”


史精忠抬手捂住自己的脸,往史艳文身边靠了靠,才歪着头问:“什么样的都行吗?”


“都行。”


“那……那精忠想要一个和精忠一样的可以吗?”


三个大人都是一愣,史精忠抬头看看爹亲,又看看娘亲,“不是说都行吗……”


“哈哈哈哈哈当然可以,就是有点困难啊。”那人拍拍小朋友头,止不住笑,“我还没做过包子一样的灯笼呢,是个挑战。”


说完,没等史精忠再问个所以然,就向史艳文与刘萱姑告辞了,末了还不忘再对小朋友招手,“阿叔尽力试试做个小精忠,哈哈哈,今夜就好好玩吧。”


目送人走远了,史精忠重新牵起爹娘的手,没走出两步还是忍不住抬脸茫然地问:“爹亲,为什么阿叔说做个精忠灯笼很难呢?”


史艳文看着自家儿子白白圆圆柔软好捏的脸,深深地叹了口气。


“因为精忠太可爱了。”


 


2、


街市上果然热闹,人潮拥挤,叫卖不绝,史精忠就算紧紧拉着爹娘的手,也依然因为个头太小被人群挤得东倒西歪,险险摔倒。无奈,史艳文只能抱起小朋友,以免被人群冲散,顺便也解决了小朋友太矮看不到周围景象的问题。


史精忠坐在史艳文臂弯里,扭着身子不停地左右张望。这是他第一次来元宵夜市,这里的一切对他来说都很新奇。以前他还小,史家夫妇不放心带着他出门,就只是给他讲讲夜市的繁华趣味,越听就越好奇,今年在软磨硬泡之下终于能来了,自然要好好看看玩玩。


街市里摊位奇多,除了元宵节必不可少的花样繁多的灯笼,还有许多小玩意小吃食,时不时还能遇见在一旁搭台表演的杂耍艺人,喷火捕风,令人惊奇。


一路看来,小朋友那也想瞧瞧,这也想摸摸,一双眼睛转来转去都有些看不够。


“精忠看到什么喜欢的告诉娘亲,娘亲给你买。”刘萱姑自然是很明白儿子的心情,故意不看史艳文递过来的眼神,开口就很大方,难得来一次,也不管着束着,只想让他尽兴。


“精忠还没想好。”虽然他很多东西都很喜欢,娘亲也开了口,但他也明白爹亲绝不可能惯着他买这买那,所以他要好好思考好好把握。


想着再多看看别的,小朋友头一扭,就看到不远处有人似乎正在吵架,他拉了拉史艳文的衣领,伸着自己白白嫩嫩的手指着那个方向问:“爹亲,他们在做什么呀?”


史艳文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正瞧见其中一人随手把手上的东西按到了另一个人脸上,随即便大打出手,旁边的人急忙拉架,两人分开后又继续互喷。史艳文自觉这样对孩子教育不好,立刻正了正脸色语气严肃道:“精忠,你往后就算与人不和,也不能说动手就动手,知道吗?君子动口不动手,我们要尽力在言语上击败他。”


“言语上击败他,精忠明白了。”虽然不明白爹亲为什么这么正经,小朋友还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听得很清楚。


“就算动手也不能糊脸。”


“为什么?”


“因为脸很重要啊。如果有人要糊你的脸,就证明那个人不喜欢你。”


史精忠又用力点了点头。


“走,我们去别处。”教育孩子结束,史艳文拉过刘萱姑,往另一个人流中走去。


这边的人远比另一边的多,原因在于这边全是夜宵零食的小摊子,食物的香气四溢,勾得人忍不住要过来瞧瞧。


为了尽早能逛夜市而只草草吃了两个元宵的史精忠小朋友到了这边自然就走不动了,扯着史艳文的领子让他靠近一点。


“娘亲,精忠要糖画——”史精忠趴在史艳文肩上,转头就对刘萱姑撒娇。


她倒是想应允,这是这边人太多,实在挤不进去,最后只能母子俩到外围去等,史艳文去给小朋友买糖。


刘萱姑觉得这么枯等着也是无聊,就拉着史精忠退到一旁灯谜处,让小朋友自己猜灯谜换花灯。小朋友四岁字都还没认全,刘萱姑就挑一些简单的谜题念给他听,让他自己猜了去告诉店家。


小朋友虽然认不全字,但胜在聪明机敏,简单的谜题还真难不住他,等史艳文举着糖画回来的时候,史精忠已经一手提着六角小灯,一手抱着各种小玩意了。


史艳文蹲下来,边接过他怀里的小玩意,边把糖画举到小朋友面前,“精忠,瞧瞧这是什么?”


糖画色泽透亮,糖丝缠绕张扬,散开的华丽尾羽,舒展的巨大双翼,高昂的凤首,仿佛下一刻就能听嘹亮的鸣叫。


史精忠瞪大了眼,“是凤凰!”


“好看吗?”


“好看!”


“那爹亲——”


史艳文话未说完,身后忽然吹来一阵大风,他手上本来就抓得不稳,这风还吹的猛烈,只听“啪嗒”一声——


糖画虽然透亮,却不是透明,小朋友眼前一片橘黄,只能透过缝隙看到他爹僵硬的脸。


“……”


“哇————QAQ”


“精忠,爹亲不是故意的……”


“娘……娘亲……爹亲他、他糊精忠的脸……QAQ爹亲不喜欢精忠了——哇呜呜——”


“……”



评论

热度(71)

  1. 种蘑菇的阿苍仔4ever 转载了此文字